<output id="997ln"><menuitem id="997ln"><track id="997ln"></track></menuitem></output>
<noframes id="997ln">
<em id="997ln"><form id="997ln"><span id="997ln"></span></form></em>
<address id="997ln"><address id="997ln"></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997ln">

    <span id="997ln"><span id="997ln"><th id="997ln"></th></span></span>

    <span id="997ln"><th id="997ln"><th id="997ln"></th></th></span>

      <noframes id="997ln"><address id="997ln"></address><sub id="997ln"><listing id="997ln"></listing></sub>
      <noframes id="997ln"><listing id="997ln"><listing id="997ln"></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997ln"><form id="997ln"><th id="997ln"></th></form>
        <em id="997ln"><form id="997ln"><nobr id="997ln"></nobr></form></em>
          <noframes id="997ln">
          生態中國網 >  生態專題 >  正文

          樓繼偉:實現雙碳目標切忌快速跨越,要先搞清楚這三點

          來源:新浪財經、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 時間:2021-08-31 16:48:50

          字號

          近日,全球財富管理論壇理事長、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主任、中國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出席首屆“ESG全球領導者峰會”并發表演講表示,實現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最重要的是依靠良好的政策環境、可持續的、一致性的監管環境,對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實現過程中機遇和困難要全面把握,充分評估其難度,循序漸進出臺相關舉措。


          同時,相關部門應出臺具體實施細則和量化指標給予實踐指導,起到減碳的同時促進投資的作用,實現平滑經濟增長和實現雙碳目標。在推動碳減排市場發展過程中,還需要借鑒國際經驗,鼓勵多方參與。


          image.png


          以下為樓繼偉演講實錄:


          非常高興參加新浪財經這次的會議,這次會議是以ESG投資為主題。


          ESG投資是責任投資,三個維度:一個是E(Environment)環境友好,第二是S(Social responsibility)社會責任,第三個維度就是G(Corporate governance)公司治理。我發現我們這次會議的日程上,大家都比較集中在“E”上,既然是ESG,我還是想三方面都講一點。后面再把E多說一點。


          ESG投資和ESG管理在ESG三個維度下進行。


          首先是ESG管理自身要環境友好,要有社會責任,有好的公司治理。我們可以看到社會責任這方面的面很廣,我不能都舉,簡單地舉一點,不能搞性別歧視,不能夠推崇996,現在有一些互聯網企業把996甚至認為是一種優惠,按說國家規定是8小時五天工作制,使得員工有更好的、平衡的生活和工作,大家應該遵守這個(規定)。如果沒有適當的監管,都變成996,這樣的話減少了就業,對社會是不利的。


          在G這方面,本身內部就不用多說了,有好的公司治理結構、好的信托責任、好的風險管控。如果作為投資來說,要看對方的公司治理和風險管控。我們發現大量出風險的金融機構,他們的公司治理十分復雜,甚至是非常惡劣的,有的是大股東就拿金融機構作為自己套取資金的平臺,何談風險管控?


          如何能實現ESG?最重要的是依靠良好的政策環境、可持續的、一致性的監管環境,而且是帶有平衡性的?,F在就有這種情況,如果員工第二份雇傭合同就必須是終身合同,雇主就無權力解雇他,那么怎么辦呢?就不適合于季節性用工、靈活用工的那些行業,就會出現問題,就變成了外包,變成了不是雇傭合同,是訂單合同,逃避工傷保險,也不給交養老保險等等,我們可以看到那些快遞小哥出了那么多事情,監管的不平衡就引發另外一個極端,不能夠過分。我們看到,歐洲那些商戶,有的歐洲國家不允許星期六、星期天開門,說影響勞工權益,實際上是給消費者帶來了巨大的不便,這些東西都不能學。


          一個好的政策環境有利于企業承擔好的社會責任。對于金融機構而言,一個好的監管對公司治理、風險管控進行持續性的好的監管,使得企業能夠更好地在G這方面把握ESG投資。


          ESG要多講S和G,我們的題目中大量的都是偏重于Environment,我也講一講這方面。


          去年9月,習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國將力爭于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之前實現碳中和。雙碳目標會帶來大量的投資機會,是百萬億級的投資機會,也會使現存的產業鏈高度承壓和引發結構性通脹的風險,因此對其難度要進行充分的估計,也就是總書記所講的要有憂患意識。


          我發現現在有些地方和部門在落實起來,調子越來越高,對“憂患意識”準確把握不夠。簡單地說,比如鋼材、水泥,我國仍處于城市化的過程中,對鋼材、建材仍然有大量的需求,對長流程的制鋼要有適度的控制,并加強降排的改造。但是我國的累計用鋼遠遠沒有到拐點,缺乏足夠的廢鋼,拐點還有多少?累計用鋼達到人均70噸,我們遠沒到。所以,沒那么多廢鋼,全面推廣短流程制鋼是不現實的。


          總書記對外宣布雙碳目標的用語是“力爭”,要準確理解“力爭平衡”。比如說鋼,長流程制鋼,一噸鋼產生1.8噸的二氧化碳,如果以歐盟的碳交易價格,50多歐元,這一噸鋼要增加700、800塊錢,你想想它會帶來多大的結構性通脹的推動力?


          再有一點,應對氣候變化是國際現在越來越共同的認識,已經變成共同議題,還是要堅持共同并有區別的責任。我們要警惕發達國家借此議題,利用碳關稅、碳額度定價,實現貿易保護。


          我國剛剛實現了碳額度交易市場的統一,但是碳額度的價格只及歐盟的1/8。如果在此問題上快速跨越,將嚴重打擊我國的產業鏈?,F在應當盡快地明確三點:第一,現在碳排放強度到底是多少?外面的專家有說是200億噸每年,有的說是90億噸,目前為止我沒見到官方拿出的評估。第二,碳達峰在2030年以前實現,到底是哪一年,時點是什么?第三,量點是什么?多少數量?是在現存碳排放強度上增加20%還是30%?這些數量實際上是決定了碳交易價格的水平,我們要考慮到剛才說到的減碳產業鏈承壓、經濟增長、結構性通脹各方面的因素,來科學地確定這些數量,使得碳排放的額度、價格適度地上升,要建立有公信力的監測機制。


          我們看到大量的報道,提出來第三方市場化的評估,到底這個工藝產生了多少碳排放,但是還需要有權威性的、一致性的認證機制,碳排放光靠第三方認證不行,還得有官方的認證,這樣才可以使這個交易真正能夠起到減碳、促進投資、平滑經濟增長和實現雙碳目標這樣的一個作用。


          最近,國家取消了鋼材的出口退稅,提高粗鋼的出口關稅,這有利于減排、減碳,防止碳轉移。中國這么大的長流程制鋼,大量的碳排在中國,但是上萬億的初級鋼材的出口,實際上是碳轉移到中國來了。而且這樣做還可以對沖大宗商品的價格上漲,這是一個很好的機制。做了這些試驗之后,也可以繼續擴大范圍,而且這樣做有利于防止某些國家利用碳關稅、碳額度定價對我們實行貿易打擊。共同并有區別,既然是“共同”,我們就要想辦法同國際接軌,雖然我們不能夠一下子達到歐盟的碳交易價格的水平,但是我們是逐步往上靠攏,而且各種國際機制要主動參與,大家追求共同并有區別的責任。


          現在碳排放的市場雖然統一了,但是參與交易的企業還是太少,要爭取大多數企業能都進入,這樣那個定價才真正有意義。當然有些小企業進入比較難,可能碳補貼的工具還是適用的,比如說我們真是實行了碳關稅、出口關稅,可以拿這個錢補貼一些減碳的小企業,也是可以的,總之有大量的工具要用,不能夠特別強調企業一方。我在政府一邊,我認為良好的政策環境,一致性地、平衡性地、考慮全面地政策環境更為重要。(本文轉自新浪財經、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


          亚洲а∨天堂久久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