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997ln"><menuitem id="997ln"><track id="997ln"></track></menuitem></output>
<noframes id="997ln">
<em id="997ln"><form id="997ln"><span id="997ln"></span></form></em>
<address id="997ln"><address id="997ln"></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997ln">

    <span id="997ln"><span id="997ln"><th id="997ln"></th></span></span>

    <span id="997ln"><th id="997ln"><th id="997ln"></th></th></span>

      <noframes id="997ln"><address id="997ln"></address><sub id="997ln"><listing id="997ln"></listing></sub>
      <noframes id="997ln"><listing id="997ln"><listing id="997ln"></listing></listing>

      <noframes id="997ln"><form id="997ln"><th id="997ln"></th></form>
        <em id="997ln"><form id="997ln"><nobr id="997ln"></nobr></form></em>
          <noframes id="997ln">
          生態中國網 >  新聞 >  正文

          地球第三極的生態守護

          來源:新華社 時間:2021-05-24 11:44:33

          字號

          ? ? ? ?眼下,世界自然遺產地可可西里正迎來一年一度的藏羚羊遷徙產崽季。


          220225jn29gbqzqx3xrzer.jpeg


            藏羚羊遷徙是全球最壯觀的有蹄類動物大遷徙之一。每年5月至7月上旬,來自西藏羌塘、新疆阿爾金山以及青海三江源和可可西里保護區內的數萬只藏羚羊,前往海拔4800米的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等地產崽。


            8月,母藏羚羊帶著年幼的小藏羚羊回遷,返回各自的棲息地。


            藏羚羊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它們生性膽小,特別是遷徙中的藏羚羊,對周圍人類活動和天敵極為敏感。


            為做好藏羚羊遷徙產崽期間的保駕護航,遷徙期間,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以可可西里五道梁保護站為主的各基層保護站采取交通管制、禁止鳴笛、巡護救助等措施,讓藏羚羊安全通過青藏公路。


            這是一段護佑生命的旅程。


            曾經的可可西里槍聲不斷,大批藏羚羊遭獵殺。經過多方持續保護,可可西里藏羚羊種群數量已從原來的不足2萬只恢復至7萬多只。


            如今,這片平均海拔超過4500米的無人區也成為青藏高原上野牦牛、藏野驢等珍稀野生動物的重要棲息地,被譽為“野生動物的天堂”。


            青海,屹立于地球第三極。這里是長江、黃河、瀾滄江的發源地,被譽為“中華水塔”。三江源“感冒”,全球打“噴嚏”,人們常用這句話形容三江源生態地位的重要性。


            縱覽青海大地,從三江源、祁連山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相繼啟動,到國家公園示范省拉開序幕,青海肩負著維護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的重要使命,全力以赴推進中國首個國家公園示范省建設,積極為建設美麗中國、創造世界生態文明的美好未來做出“青海貢獻”。


            記者在海拔5050米的青海玉珠峰大本營見到藏族牧民昂扎時,他穿著厚厚的大衣,手里提著相機。在昂扎身后的帳篷里,珍藏著這些年他在三江源拍攝到的各種動物和不知名的花草。


            昂扎的家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曲麻河鄉昂拉村,黃河源頭約古宗列就在曲麻河鄉境內。他的家鄉也在三江源國家公園內,保護生態的理念已根植于當地牧民內心。


            “我們小時候,三江源的生態惡化,草場面積減少,牛羊吃不上草?,F在,我的家鄉雨水逐漸多了,野生動物經?!忸櫋撩癫輬??!卑涸f。


            從草原利用者到草原守護者,如今,昂扎有了新身份——三江源國家公園生態管護員。除了平日做好日常巡護,他和近百名牧民一道,成立牧民生態攝影隊,用影像記錄江河源頭變遷。


            他的鏡頭里不僅有熟悉的牦牛,還有藏狐、棕熊甚至雪豹的身影。持續壯大的動物家族和良好的植被,保護延續著高海拔地區生物多樣性、物種多樣性、基因多樣性和遺傳多樣性。


            如今,在三江源國家公園內,像昂扎一樣的生態管護員有17211名,在守護生態的同時,這些生態管護員每年每戶還可增收2萬多元。


            多年來,北京大學動物學博士、中國貓科動物保護聯盟科研和保護主管劉炎林用腳步丈量著祁連山國家公園的大美。


            2020年的荒野調查中,他們的調查小組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門源回族自治縣境內的祁連山腹地,頻頻與神秘的荒漠貓相遇。


            劉炎林說,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荒漠貓分布范圍廣,但種群分散,總體密度較低,是淺山地帶生態系統好壞的“晴雨表”。這種萌貓的繁盛展現了青海省國家公園建設和生態保護修復工程的生物多樣性效益。


            “通過各方共同努力,綠水青山不僅成為青海的鮮明底色,更為人民帶來幸福生活。今后,我們要進一步提檔升級綠色發展方式,深化生態保護優先理念,為高質量發展不斷探路?!鼻嗪J×謽I和草原局副局長王恩光說。


          亚洲а∨天堂久久精品